壶之美,壶之利:新电商大潮下宜兴紫砂工匠群像

                  那些有关财富、野心的追求,那些热爱、执着的气性,是紫砂对手艺人的塑造,也是他们在这个新时代,刻在紫砂上的辉煌注解。

                  范君浩正在聚精会神地制作一把壶。

                  冷冽的鳑鲏刀刮过温润的紫泥,传来轻微的“沙沙”声。已经到了修型的紧要关头,他要用刀将壶身修得饱满舒展、匀称润雅,这把壶才能不负“西施”的美名。通过拼多多的店铺直播屏幕,这个过程正被观众仔细观察,他们对无影灯前的紫砂壶评点欣赏,也有人注意到了背景里正在制壶的范君浩。

                  ▲正在制作紫砂壶的范君浩。  

                   许多宜兴人,或者身在宜兴的紫砂从业者,都身处这两重氛围之中。向内,他们不断构建和强化自己对紫砂壶的认识;向外,他们穿透那一方小小的屏幕,寻求外界对紫砂壶的价格和价值的认同。

                  殊途

                  16岁学打铁,22岁跑三轮车运货,24岁做壶,27岁开家庭作坊,39岁经营紫砂店,44岁考取紫砂工艺师职称,54岁直播卖壶。王洪星的履历,是宜兴紫砂从业者的典型写照。

                  改革开放之后,紫砂壶热销广东和港、台地区以及日、韩、泰等邻国,产量不足。王洪星丢下一年收入过万的三轮车,开始一心做壶。那时候王洪星的壶只卖三五元钱,最贵的一把25元。做壶第一年,除去开支,他发现有2万多元结余;有一年甚至赚了7万多元。

                  ▲王洪星时常拿出自己以前做的紫砂壶,端详曾经的技艺。

                  范君浩也是从这个时期走过来的。与半路出家的王洪星不同,范君浩是坐在泥凳上长大的,其父范乃芝是“紫砂七大家”蒋蓉的弟子。做壶这件事,范君浩从小就耳濡目染。到了18岁,他进入宜兴市紫砂二厂,成为制壶艺人。

                  美的启发,有时只需一瞬。20岁时,范君浩的制壶师父做了一把梅桩壶,让他拿去烧。他至今还记得那把壶的气韵——梅枝冰肌铁骨,梅花暗香浮动。接过壶的那一刻,他心里忽然一动:我什么时候才能做出一把这么好的壶?

                  ▲成型后的紫砂壶需要进入高温窑内烘烤后才能定型。

                  做一把茶壶并不难,难的是做一把好壶。范君浩一个泥条一个泥条地拍,一个壶嘴一个壶嘴地挖,一篦一篦地刮,一刀一刀地修……做了20年,终于有一把壶具备了当年师父那把梅桩壶的神韵。

                  野心

                  一把壶一把壶地做,这个过程对庞红亮来说,并不是理想之选。他15岁做茶杯销售,19岁认为“得学学制壶手艺”,再后来又觉得“两只手干不过四只手,四只手干不过一群人”,决定自己开店。

                  用庞红亮的话说,创业过程是“九死一生”。他一开始做组合茶具(即茶壶加茶杯),后来觉得赚钱太慢,又尝试过做紫砂办公杯、品茗杯、茶叶罐。五年里,庞红亮把紫砂的赛道都跑了一遍,只剩下茶壶这条赛道了。“再做不成,就不干紫砂了。”

                  2016年,庞红亮开始全力做紫砂壶。第一年,他单凭卖几十元一把的壶,一口气赚了二三十万元。他的经验是:“同时有6款产品,你只要把其中一款产品的性价比做强,跟别人有鲜明的对比,那些经销商、批发商自然就找你了。”

                  ▲庞红亮在自家仓库检查每一把紫砂壶的品质。

                  回想起来,庞红亮觉得,这种思路,跟拼多多这种电商平台的“爆款引流”策略颇为相似。

                  超前的营销思维和想要出人头地的野心,让庞红亮的紫砂生意大有起色。短短两年时间,他开了5家分店,年销售额突破3000万元。但他觉得,要在自己不熟悉的领域赚到钱,才有兴奋的感觉。而这个不熟悉的领域,就是互联网。

                  2018年下半年,庞红亮决定,进军互联网。他在网上反复摸索、尝试,转战了多个平台。2020年,他在拼多多上开了三家店,做起了直播,效果之好,完全出乎他的意料。他回忆:“有些东西9块9都没人买,但是我们的壶,两三千元一把都能卖出去。东西好,人家自然抢着要。”

                  庞红亮开始发力。他招揽了近20位主播,与上百位紫砂手艺人达成合作,将他们和他们的壶推进拼多多的直播间。短短两年,庞红亮的创壶陶坊就成为拼多多平台最具知名度的紫砂品牌之一,全平台紫砂壶销量第一名。今天,他的拼多多网店综合业绩已经过亿,直播间里最多时有3000余人的自然流量同时在线观看。

                  “想想看,同一个时间里,你跟3000个人做生意!”庞红亮说,他喜欢这种刺激的感觉。 

                  ▲庞红亮对主播要求严格,每天都要复盘一天的直播效果,总结得失。

                  突围

                  如果说庞红亮是靠敢闯敢试的冲劲获胜,那么,安徽人陶阳阳则是靠前瞻性的眼光,在紫砂江湖里打开一片天地。

                  陶阳阳年纪不大,却是互联网资深玩家。2009年,他就开始在互联网上摸索经营之道,倒腾各种商品。2014年,他注意到网上缺乏紫砂壶的推广,一试水,惊喜地发现“利润是真的大”。于是,他开始转向紫砂经营,在各个平台开网店。2020年3月,陶阳阳在拼多多上了直播,成为该平台的第一家紫砂壶店。

                  ▲早期试水过很多其它产品的陶阳阳,最终选择了紫砂壶这条“赛道”。

                  一天,直播间一位客户问:“有没有好一点的壶?”陶阳阳翻出一把报价1700元的壶,“我觉得他肯定不会买”,没想到,对方直接拍了下来。第二天,他又拿出一把1500元的壶,依然有人一口价买下。

                  这之后,陶阳阳开始有意识地培养客户,直播间里逐渐开始出现售价一两千元、七八千元,甚至上万元的精品壶。2020年5月,陶阳阳想进一步尝试,他策划了一个“国工专场”,在拼多多平台上为知名紫砂手艺人的产品开专场直播。

                  直播开始不久,陶阳阳拿出自己天天泡茶的那把壶,报价2600元,“直播间里26个人同时下单,我都惊呆了!”这一场,陶阳阳卖掉了80多把壶,销售额达20多万元。第二天,就有紫砂手艺人找到陶阳阳寻求合作,其中不乏业内知名大师级人物。至今,他已签下十几位知名紫砂手艺人。

                  ▲陶阳阳坚持自己高频率上直播讲解紫砂壶,他说“已经习惯了跟壶友们隔着屏幕聊壶的感觉”。

                  这是一步出其不意的棋,但陶阳阳走稳了。他的“御壶茗香茶具官方旗舰店”成为拼多多平台的品牌黑标店铺,这是对其质量、信誉、效益的多重肯定,更是他品牌化升级、全面转型高端紫砂壶市场的关键一步。

                  今年7月底,拼多多正式启动了“2022多多新匠造”行动,全面推动各地乡村好物实力出圈。前不久,“多多新匠造”的专项团队也来到了宜兴,与紫砂壶的商家们探讨品牌化道路的可能性,这也让陶阳阳和手艺人更有底气了——他们希望借助互联网,借助类似“多多新匠造”的产品打造计划,输出好的紫砂作品,去谋求紫砂产业互联网化的新出路。陶阳阳说,在自己的拼多多直播间里卖过价格最高的一把壶是16万元,第二贵的8万元。对他这样的商家来说,找到一个良好的营销模式,那种获得感和喜悦感也会让人上瘾。

                  同归

                  说到紫砂壶带来的喜悦,范君浩的感受更为具体。

                  这两年,范君浩受很多直播间邀请,希望他讲讲壶的鉴赏和制作。直播间里,他冷静地跟观众娓娓道来:“不要觉得紫砂壶水深。只要你懂一些相关的知识,水一点都不深。”他耐心地讲解紫砂壶的泥料、器型、装饰,分析技与艺,也在不经意间回顾着自己的制壶人生。

                  直播,给范君浩带来了崭新而愉悦的体验,也给他的紫砂壶带来了价值和价格上的认同。2020年以来,他做的紫砂壶的价格上涨了两三倍。2021年,他的紫砂壶线下销售额有20多万元,线上则有近100万元。

                  ▲范君浩是陶阳阳长期合作的手艺人之一,“亦友亦合作伙伴”的关系是他们最恰到好处的相处模式。

                  这种感受,同为制壶手艺人的王洪星也深有体会。他除了自己做壶,还经营着一家紫砂店铺,有5位合作的手艺人。他记得,2020年10月28日,他用微微颤抖的手把壶捧到手机镜头前,开始了直播生涯。这个看似规模不大的作坊,第二年就完成了数百万元的销售额。

                  ▲取得了“紫砂工艺师职称”的王洪星每天坚持做壶和直播,并在每个作品里“复盘”自己。

                  基于互联网的电商平台,推动着紫砂行业以前所未有的速度发展。据统计,2021年,宜兴陶瓷企业经济总量为171亿元,涉及电商的交易额就有近百亿元,全年有1546万件紫砂作品从宜兴发往全国乃至世界各地。巨大的潜力,正通过拼多多等电商平台逐渐释放。

                  今年,拼多多的“多多新匠造”行动,将持续投入以十亿计的流量资源和补贴,扶持地方传统手工业品牌升级,扶持更多手工艺人触网,上直播;培育更多商家实现数字化升级,助力县域和乡村的产业振兴、人才振兴……

                  ▲位于陶都宜兴丁蜀镇的东南部的西望村,毗邻太湖西岸,制陶历史悠久,是全国著名的紫砂特色村。

                  在数字化浪潮和移动互联时代的背景下,江苏宜兴紫砂,接续了拥有7300多年历史的制壶工艺,在当地形成10多万从业者的传统产业,正迎向一片更加广阔的天地。

                  本文图片均为 大尾|摄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

                  评论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壶之美,壶之利:新电商大潮下宜兴紫砂工匠群像

                  那些有关财富、野心的追求,那些热爱、执着的气性,是紫砂对手艺人的塑造,也是他们在这个新时代,刻在紫砂上的辉煌注解。

                  范君浩正在聚精会神地制作一把壶。

                  冷冽的鳑鲏刀刮过温润的紫泥,传来轻微的“沙沙”声。已经到了修型的紧要关头,他要用刀将壶身修得饱满舒展、匀称润雅,这把壶才能不负“西施”的美名。通过拼多多的店铺直播屏幕,这个过程正被观众仔细观察,他们对无影灯前的紫砂壶评点欣赏,也有人注意到了背景里正在制壶的范君浩。

                  ▲正在制作紫砂壶的范君浩。  

                   许多宜兴人,或者身在宜兴的紫砂从业者,都身处这两重氛围之中。向内,他们不断构建和强化自己对紫砂壶的认识;向外,他们穿透那一方小小的屏幕,寻求外界对紫砂壶的价格和价值的认同。

                  殊途

                  16岁学打铁,22岁跑三轮车运货,24岁做壶,27岁开家庭作坊,39岁经营紫砂店,44岁考取紫砂工艺师职称,54岁直播卖壶。王洪星的履历,是宜兴紫砂从业者的典型写照。

                  改革开放之后,紫砂壶热销广东和港、台地区以及日、韩、泰等邻国,产量不足。王洪星丢下一年收入过万的三轮车,开始一心做壶。那时候王洪星的壶只卖三五元钱,最贵的一把25元。做壶第一年,除去开支,他发现有2万多元结余;有一年甚至赚了7万多元。

                  ▲王洪星时常拿出自己以前做的紫砂壶,端详曾经的技艺。

                  范君浩也是从这个时期走过来的。与半路出家的王洪星不同,范君浩是坐在泥凳上长大的,其父范乃芝是“紫砂七大家”蒋蓉的弟子。做壶这件事,范君浩从小就耳濡目染。到了18岁,他进入宜兴市紫砂二厂,成为制壶艺人。

                  美的启发,有时只需一瞬。20岁时,范君浩的制壶师父做了一把梅桩壶,让他拿去烧。他至今还记得那把壶的气韵——梅枝冰肌铁骨,梅花暗香浮动。接过壶的那一刻,他心里忽然一动:我什么时候才能做出一把这么好的壶?

                  ▲成型后的紫砂壶需要进入高温窑内烘烤后才能定型。

                  做一把茶壶并不难,难的是做一把好壶。范君浩一个泥条一个泥条地拍,一个壶嘴一个壶嘴地挖,一篦一篦地刮,一刀一刀地修……做了20年,终于有一把壶具备了当年师父那把梅桩壶的神韵。

                  野心

                  一把壶一把壶地做,这个过程对庞红亮来说,并不是理想之选。他15岁做茶杯销售,19岁认为“得学学制壶手艺”,再后来又觉得“两只手干不过四只手,四只手干不过一群人”,决定自己开店。

                  用庞红亮的话说,创业过程是“九死一生”。他一开始做组合茶具(即茶壶加茶杯),后来觉得赚钱太慢,又尝试过做紫砂办公杯、品茗杯、茶叶罐。五年里,庞红亮把紫砂的赛道都跑了一遍,只剩下茶壶这条赛道了。“再做不成,就不干紫砂了。”

                  2016年,庞红亮开始全力做紫砂壶。第一年,他单凭卖几十元一把的壶,一口气赚了二三十万元。他的经验是:“同时有6款产品,你只要把其中一款产品的性价比做强,跟别人有鲜明的对比,那些经销商、批发商自然就找你了。”

                  ▲庞红亮在自家仓库检查每一把紫砂壶的品质。

                  回想起来,庞红亮觉得,这种思路,跟拼多多这种电商平台的“爆款引流”策略颇为相似。

                  超前的营销思维和想要出人头地的野心,让庞红亮的紫砂生意大有起色。短短两年时间,他开了5家分店,年销售额突破3000万元。但他觉得,要在自己不熟悉的领域赚到钱,才有兴奋的感觉。而这个不熟悉的领域,就是互联网。

                  2018年下半年,庞红亮决定,进军互联网。他在网上反复摸索、尝试,转战了多个平台。2020年,他在拼多多上开了三家店,做起了直播,效果之好,完全出乎他的意料。他回忆:“有些东西9块9都没人买,但是我们的壶,两三千元一把都能卖出去。东西好,人家自然抢着要。”

                  庞红亮开始发力。他招揽了近20位主播,与上百位紫砂手艺人达成合作,将他们和他们的壶推进拼多多的直播间。短短两年,庞红亮的创壶陶坊就成为拼多多平台最具知名度的紫砂品牌之一,全平台紫砂壶销量第一名。今天,他的拼多多网店综合业绩已经过亿,直播间里最多时有3000余人的自然流量同时在线观看。

                  “想想看,同一个时间里,你跟3000个人做生意!”庞红亮说,他喜欢这种刺激的感觉。 

                  ▲庞红亮对主播要求严格,每天都要复盘一天的直播效果,总结得失。

                  突围

                  如果说庞红亮是靠敢闯敢试的冲劲获胜,那么,安徽人陶阳阳则是靠前瞻性的眼光,在紫砂江湖里打开一片天地。

                  陶阳阳年纪不大,却是互联网资深玩家。2009年,他就开始在互联网上摸索经营之道,倒腾各种商品。2014年,他注意到网上缺乏紫砂壶的推广,一试水,惊喜地发现“利润是真的大”。于是,他开始转向紫砂经营,在各个平台开网店。2020年3月,陶阳阳在拼多多上了直播,成为该平台的第一家紫砂壶店。

                  ▲早期试水过很多其它产品的陶阳阳,最终选择了紫砂壶这条“赛道”。

                  一天,直播间一位客户问:“有没有好一点的壶?”陶阳阳翻出一把报价1700元的壶,“我觉得他肯定不会买”,没想到,对方直接拍了下来。第二天,他又拿出一把1500元的壶,依然有人一口价买下。

                  这之后,陶阳阳开始有意识地培养客户,直播间里逐渐开始出现售价一两千元、七八千元,甚至上万元的精品壶。2020年5月,陶阳阳想进一步尝试,他策划了一个“国工专场”,在拼多多平台上为知名紫砂手艺人的产品开专场直播。

                  直播开始不久,陶阳阳拿出自己天天泡茶的那把壶,报价2600元,“直播间里26个人同时下单,我都惊呆了!”这一场,陶阳阳卖掉了80多把壶,销售额达20多万元。第二天,就有紫砂手艺人找到陶阳阳寻求合作,其中不乏业内知名大师级人物。至今,他已签下十几位知名紫砂手艺人。

                  ▲陶阳阳坚持自己高频率上直播讲解紫砂壶,他说“已经习惯了跟壶友们隔着屏幕聊壶的感觉”。

                  这是一步出其不意的棋,但陶阳阳走稳了。他的“御壶茗香茶具官方旗舰店”成为拼多多平台的品牌黑标店铺,这是对其质量、信誉、效益的多重肯定,更是他品牌化升级、全面转型高端紫砂壶市场的关键一步。

                  今年7月底,拼多多正式启动了“2022多多新匠造”行动,全面推动各地乡村好物实力出圈。前不久,“多多新匠造”的专项团队也来到了宜兴,与紫砂壶的商家们探讨品牌化道路的可能性,这也让陶阳阳和手艺人更有底气了——他们希望借助互联网,借助类似“多多新匠造”的产品打造计划,输出好的紫砂作品,去谋求紫砂产业互联网化的新出路。陶阳阳说,在自己的拼多多直播间里卖过价格最高的一把壶是16万元,第二贵的8万元。对他这样的商家来说,找到一个良好的营销模式,那种获得感和喜悦感也会让人上瘾。

                  同归

                  说到紫砂壶带来的喜悦,范君浩的感受更为具体。

                  这两年,范君浩受很多直播间邀请,希望他讲讲壶的鉴赏和制作。直播间里,他冷静地跟观众娓娓道来:“不要觉得紫砂壶水深。只要你懂一些相关的知识,水一点都不深。”他耐心地讲解紫砂壶的泥料、器型、装饰,分析技与艺,也在不经意间回顾着自己的制壶人生。

                  直播,给范君浩带来了崭新而愉悦的体验,也给他的紫砂壶带来了价值和价格上的认同。2020年以来,他做的紫砂壶的价格上涨了两三倍。2021年,他的紫砂壶线下销售额有20多万元,线上则有近100万元。

                  ▲范君浩是陶阳阳长期合作的手艺人之一,“亦友亦合作伙伴”的关系是他们最恰到好处的相处模式。

                  这种感受,同为制壶手艺人的王洪星也深有体会。他除了自己做壶,还经营着一家紫砂店铺,有5位合作的手艺人。他记得,2020年10月28日,他用微微颤抖的手把壶捧到手机镜头前,开始了直播生涯。这个看似规模不大的作坊,第二年就完成了数百万元的销售额。

                  ▲取得了“紫砂工艺师职称”的王洪星每天坚持做壶和直播,并在每个作品里“复盘”自己。

                  基于互联网的电商平台,推动着紫砂行业以前所未有的速度发展。据统计,2021年,宜兴陶瓷企业经济总量为171亿元,涉及电商的交易额就有近百亿元,全年有1546万件紫砂作品从宜兴发往全国乃至世界各地。巨大的潜力,正通过拼多多等电商平台逐渐释放。

                  今年,拼多多的“多多新匠造”行动,将持续投入以十亿计的流量资源和补贴,扶持地方传统手工业品牌升级,扶持更多手工艺人触网,上直播;培育更多商家实现数字化升级,助力县域和乡村的产业振兴、人才振兴……

                  ▲位于陶都宜兴丁蜀镇的东南部的西望村,毗邻太湖西岸,制陶历史悠久,是全国著名的紫砂特色村。

                  在数字化浪潮和移动互联时代的背景下,江苏宜兴紫砂,接续了拥有7300多年历史的制壶工艺,在当地形成10多万从业者的传统产业,正迎向一片更加广阔的天地。

                  本文图片均为 大尾|摄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
                  无码 av 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