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德国央行警告衰退迹象已难忽视,能源密集型企业凛冬将至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德国央行警告衰退迹象已难忽视,能源密集型企业凛冬将至

                  德国工业界已经多次警告,天然气短缺可能导致生产问题。最受打击的是构成德国经济支柱的能源密集型产业——钢铁、建材、玻璃、造纸、化工。

                  9月7日,德国柏林,总理朔尔茨在联邦议院就下一届联邦预算和当前政府政策进行激烈辩论时发表讲话。图源:视觉中国

                  记者 | 刘子象

                  德国央行最新预测称,欧洲最大经济体衰退的迹象正“成倍增加”,已变得“难以忽视”。

                  9月19日,德国央行在其月度报告中表示,从经济产出“明显、广泛和长期下降”的角度来看,德国经济出现衰退的迹象越来越多。央行预计本季度德国经济将“温和收缩”,今年第四季度和明年第一季度的经济活动下降则“更为明显”。不过,德国央行没有提供任何具体预测数字。

                  此外,报告指出,由于服务和能源价格继续上涨,通胀预计将进一步加速,并在未来几个月达到两位数。8月份德国通胀已接近8%。央行还表示,高通胀和能源供应及其成本的不确定性,不仅冲击能源密集行业及其出口业务和投资,还影响私人消费和依赖它的服务提供商。

                  这与稍早前的其他预测相吻合。上周,德国主要经济研究机构IFO研究所大幅下调了经济增长前景,宣布德国“正在进入冬季衰退”。IFO预测该国在2023年将萎缩0.3%;预计今年的通胀将达到8.1%,2023年为9.3%。

                  与6月份相比,IFO的最新预测将经济增长大幅下调了4.0个百分点,将通胀预测大幅上调了6.0个百分点。

                  IFO的预测主管Timo Wollmersh?user表示,今年夏天俄罗斯天然气供应削减及其引发的大幅涨价正在对德国疫后经济复苏造成破坏。他预计要到2024年经济才会“恢复正常”,届时可能会出现1.8%的增长和2.4%的通胀。

                  德国央行报告也特别指出,天然气是罪魁祸首。9月初,北溪一号管道关闭后,天然气市场出现了“不利发展”,给德国制造商带来压力。“即便德国可以避免能源配给,但是企业仍然难逃被迫减产甚至停产的命运”。

                  德国工业界已经多次警告,天然气短缺可能导致生产问题。最受打击的是构成德国经济支柱的能源密集型产业——钢铁、建材、玻璃、造纸、化工。

                  本月初,德国百年卫生纸品牌Hakle宣布破产。自1928年以来,Hakle以其三层厕纸带来的舒适感而闻名。在新冠大流行最严重时期,卫生纸成为超市第二大抢手货,仅次于意大利面。在此期间,Hakle得到进一步蓬勃发展,然而现在却因为能源危机而破产,成为第一个因能源和原材料成本飙升而倒闭的德国大型消费品生产商。

                  纸张生产是高度能源密集型的。Hakle每年使用60000兆瓦时的天然气和40000兆瓦时的电力。该公司表示,能源成本的上涨来得如此之快,它无法及时将成本转嫁给消费者,而消费者又转而使用更便宜的两层厕纸。在此情况下,公司难以为继。

                  由于能源成本飙升,钢铁公司Arcelor Mittal宣布关闭汉堡和不来梅港口的两个工厂,“直至另行通知”。

                  德国工会联合会(DGB)负责人Yasmin Fahimi担心,这样的例子可能在正处于边缘状态的公司中引发多米诺骨牌效应,从而导致德国的“非工业化”,“这将是一场灾难”。

                  她呼吁政府保护那些因高能耗而受到特别威胁的公司,确保它们能够保持最低水平的生产能力,这样当情况好转时,它们就可以再次提高生产能力。“我们需要明确的一点是,那些现在被迫关闭的商店和工厂,他们永远都不会回来了。”Yasmin Fahimi告诉《明镜周刊》。

                  数据显示,无论德国业界还是民众,对于能源危机以及经济的担忧已不鲜见。据德国工业联合会(BDI)的数据,90%的公司认为能源和原材料成本水平是一个“强大挑战”或“生存挑战”,德国近十分之一的公司已经减产甚至停产。最近的另一项调查也显示,消费者信心正处于1949年德意志联邦共和国成立以来的最低点。

                  面对高涨的能源费用,从度假、采购到外出就餐,普通家庭正在考虑节衣缩食。从避免新投资,到举行危机会议、商讨把工厂和办公室的供暖降到多低,一些企业也在实行紧缩政策。为了降低成本,越来越多的公司正在将工人转为短时工作模式(Kurzarbeit)。这种模式在20世纪20年代首次引入,旨在应对魏玛共和国时期的经济危机,后来在全球金融危机期间被大量推广使用。

                  总理舒尔茨正在积极奔走寻找天然气。本周,他将访问3个海湾国家,商讨能源供应问题。19日,经济部长哈贝克表示,政府正在与多个国家进行永久供应谈判,预计本周将与阿联酋签署协议,德国的天然气供应正在逐渐扩大。

                  “如果我们设法度过这个冬天,到明年夏天和冬天,情况有极大可能大大改善”。哈贝克在上周的一次采访中说。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评论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

                  德国央行警告衰退迹象已难忽视,能源密集型企业凛冬将至

                  德国工业界已经多次警告,天然气短缺可能导致生产问题。最受打击的是构成德国经济支柱的能源密集型产业——钢铁、建材、玻璃、造纸、化工。

                  9月7日,德国柏林,总理朔尔茨在联邦议院就下一届联邦预算和当前政府政策进行激烈辩论时发表讲话。图源:视觉中国

                  记者 | 刘子象

                  德国央行最新预测称,欧洲最大经济体衰退的迹象正“成倍增加”,已变得“难以忽视”。

                  9月19日,德国央行在其月度报告中表示,从经济产出“明显、广泛和长期下降”的角度来看,德国经济出现衰退的迹象越来越多。央行预计本季度德国经济将“温和收缩”,今年第四季度和明年第一季度的经济活动下降则“更为明显”。不过,德国央行没有提供任何具体预测数字。

                  此外,报告指出,由于服务和能源价格继续上涨,通胀预计将进一步加速,并在未来几个月达到两位数。8月份德国通胀已接近8%。央行还表示,高通胀和能源供应及其成本的不确定性,不仅冲击能源密集行业及其出口业务和投资,还影响私人消费和依赖它的服务提供商。

                  这与稍早前的其他预测相吻合。上周,德国主要经济研究机构IFO研究所大幅下调了经济增长前景,宣布德国“正在进入冬季衰退”。IFO预测该国在2023年将萎缩0.3%;预计今年的通胀将达到8.1%,2023年为9.3%。

                  与6月份相比,IFO的最新预测将经济增长大幅下调了4.0个百分点,将通胀预测大幅上调了6.0个百分点。

                  IFO的预测主管Timo Wollmersh?user表示,今年夏天俄罗斯天然气供应削减及其引发的大幅涨价正在对德国疫后经济复苏造成破坏。他预计要到2024年经济才会“恢复正常”,届时可能会出现1.8%的增长和2.4%的通胀。

                  德国央行报告也特别指出,天然气是罪魁祸首。9月初,北溪一号管道关闭后,天然气市场出现了“不利发展”,给德国制造商带来压力。“即便德国可以避免能源配给,但是企业仍然难逃被迫减产甚至停产的命运”。

                  德国工业界已经多次警告,天然气短缺可能导致生产问题。最受打击的是构成德国经济支柱的能源密集型产业——钢铁、建材、玻璃、造纸、化工。

                  本月初,德国百年卫生纸品牌Hakle宣布破产。自1928年以来,Hakle以其三层厕纸带来的舒适感而闻名。在新冠大流行最严重时期,卫生纸成为超市第二大抢手货,仅次于意大利面。在此期间,Hakle得到进一步蓬勃发展,然而现在却因为能源危机而破产,成为第一个因能源和原材料成本飙升而倒闭的德国大型消费品生产商。

                  纸张生产是高度能源密集型的。Hakle每年使用60000兆瓦时的天然气和40000兆瓦时的电力。该公司表示,能源成本的上涨来得如此之快,它无法及时将成本转嫁给消费者,而消费者又转而使用更便宜的两层厕纸。在此情况下,公司难以为继。

                  由于能源成本飙升,钢铁公司Arcelor Mittal宣布关闭汉堡和不来梅港口的两个工厂,“直至另行通知”。

                  德国工会联合会(DGB)负责人Yasmin Fahimi担心,这样的例子可能在正处于边缘状态的公司中引发多米诺骨牌效应,从而导致德国的“非工业化”,“这将是一场灾难”。

                  她呼吁政府保护那些因高能耗而受到特别威胁的公司,确保它们能够保持最低水平的生产能力,这样当情况好转时,它们就可以再次提高生产能力。“我们需要明确的一点是,那些现在被迫关闭的商店和工厂,他们永远都不会回来了。”Yasmin Fahimi告诉《明镜周刊》。

                  数据显示,无论德国业界还是民众,对于能源危机以及经济的担忧已不鲜见。据德国工业联合会(BDI)的数据,90%的公司认为能源和原材料成本水平是一个“强大挑战”或“生存挑战”,德国近十分之一的公司已经减产甚至停产。最近的另一项调查也显示,消费者信心正处于1949年德意志联邦共和国成立以来的最低点。

                  面对高涨的能源费用,从度假、采购到外出就餐,普通家庭正在考虑节衣缩食。从避免新投资,到举行危机会议、商讨把工厂和办公室的供暖降到多低,一些企业也在实行紧缩政策。为了降低成本,越来越多的公司正在将工人转为短时工作模式(Kurzarbeit)。这种模式在20世纪20年代首次引入,旨在应对魏玛共和国时期的经济危机,后来在全球金融危机期间被大量推广使用。

                  总理舒尔茨正在积极奔走寻找天然气。本周,他将访问3个海湾国家,商讨能源供应问题。19日,经济部长哈贝克表示,政府正在与多个国家进行永久供应谈判,预计本周将与阿联酋签署协议,德国的天然气供应正在逐渐扩大。

                  “如果我们设法度过这个冬天,到明年夏天和冬天,情况有极大可能大大改善”。哈贝克在上周的一次采访中说。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无码 av 在线